首轮集采降价48%之后 胰岛素接续采购价再降3.8%

发布时间:2024-06-25 02:58:24 来源: sp20240625

  义务监督员曾学智(中)和张仲芳(右)坐在接续采购招标现场的第一排。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刘昶荣/摄

  胰岛素接续采购之前,药企代表在提交材料。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刘昶荣/摄

  “没想到价格降幅这么大。”4月23日,全国药品集中采购胰岛素专项接续申报信息公开大会结束后,南京大学公共卫生管理与医疗保障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顾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让顾海发此感慨的是,来自宜昌东阳光长江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门冬胰岛素注射液,报价仅18.87元/支。根据相关要求,此次接续采购中,门冬胰岛素所属的餐时胰岛素类似物的最高报价不能超过43.2元。其他企业的报价均在23元以上。18.87元,是此次开标后,13家企业报的59个产品中的最低价。

  相比23元,18.87元似乎并没有便宜多少。然而,这支报价为18.87元的胰岛素企业的报量为首年45.7万支,以4.13元的价差算,企业让利超188万元。让利的背后是国家将采购这款胰岛素的企业全部报量,让其迅速打开市场。企业和老百姓双赢。

  根据国家医保局公布的拟中选结果,共13家企业的53个产品参与了本次接续采购,49个产品获得中选资格,中选率92%,中选价格稳中有降,在首轮集采降价基础上又降低了3.8个百分点。

  稳定保障1000万“糖友”的临床需求

  我国的糖尿病疾病负担较重,约有1000万糖尿病患者需要使用胰岛素。2021年11月,国家组织胰岛素集采首次将生物药纳入范围,中选产品平均降价达48%,预计每年可节约费用90亿元。国内胰岛素价格也基本回归合理水平。而且,中选结果执行两年来,实际采购量超过协议采购量的两倍。

  国家医保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由于首轮集采已较大幅度挤出价格虚高空间,形成较为合理的价格,接续采购更加注重稳供应、稳价格、控价差。

  此次接续采购,全国共有超3.5万家医疗机构参加,填报胰岛素需求量超过首次集采的2.1亿支,达到2.4亿支。“这说明首轮集采的结果得到了市场的充分认可。”首都医科大学国家医疗保障研究院院长助理兼价格招采室主任蒋昌松说。

  据了解,接续采购中选结果将于5月在全国落地实施,与上一轮集采平稳有序衔接,让患者持续受益。

  “经过两年的实践,目前我国胰岛素的使用水平已经跟国际接轨了。”北京大学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江滨说。由于三代胰岛素相比一代和二代在用药频率、依从性、安全性、血糖控制方面有一定长处,临床认可度更高。但是由于价格高,集采前,三代胰岛素尚未成为我国胰岛素市场的主流用药,而在欧美国家其已是主流。

  首轮集采降低了胰岛素价格,三代甘精胰岛素从原来的每支140-160元降至70元左右;二代胰岛素普遍从原来的每支50元左右降至30元以内。根据国家医保局公布的数据,胰岛素首轮集采落地两年后,三代胰岛素的使用比例从58%提升到70%,与欧美国家的用药结构趋近。

  给企业一定灵活调整的空间

  本次中选产品分为A1、A、B、C四个类别,入选这四类的产品报价从A1到C依次变高。A1类的产品价格最低,医保部门“会拿走药企全部的报量,A类拿走80%,B类拿走55%、C类拿走45%。”江滨解释说:“这里量价挂钩的痕迹特别明显。”

  国家医保局发布的相关公告对此解释道,实施梯度带量,中选价格较低的产品带量比例高,反之中选价格较低的产品带量比例低,进一步体现了量价挂钩的正向激励。

  每支18.87元的门冬胰岛素注射液属于A1类。专家表示,这个梯度带量也给了企业灵活调整空间。今年入选的甘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门冬胰岛素注射液报价为25.9元/支,相比首次集采中19.98元/支的价格上调了近6元。

  蒋昌松分析说,这也体现了企业的一种策略,先以低价抢占市场,然后再在国家规定的范围内进行小幅回调。记者也注意到,甘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所报的25.9元/支的胰岛素属于A类。

  7名义务监督员全程参加集采开标

  此次集采开标还邀请了7名义务监督员全程参加。这是2018年以来,国家集采工作首次邀请义务监督员参加。

  4月3日,国家医保局发布关于征集2024年度医药集中采购义务监督员的公告:征集义务监督员旨在引导全社会关心参与医疗保障事业,充分发挥社会监督作用,提升公众对药品、医药耗材集中采购有关政策的参与度。4月19日,国家医保局公布了义务监督员入选名单。综合考虑报名人员的职业、专长、所在地区、社会任职等因素,确定了20名义务监督员。广东伟伦律师事务所主任曾学智律师位列其中。名单公布4天后,曾学智便坐到了集采现场。4月23日,集采开标结束后,曾学智在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说:“我很赞赏他们这种高效的作风。”曾学智的专业领域为行政法、民商法等,作为法律顾问,他曾经多次参与过政府采购、招标、投标等相关工作。

  江西财经大学财税与公共管理学院院长张仲芳也被选为义务监督员。和曾学智一样,张仲芳也是在国家医保局的官方微信公众号看到了征集公告,便第一时间报名,“没想到就被选中了”。

  大会正式开始前,国家医保局组织义务监督员召开了一次座谈会。曾学智和张仲芳分别向记者表示,座谈会上,相关工作人员告知,作为义务监督员,他们是以群众的视角来观察和监督此次的集采工作。

  多方关注集采药品的质量问题

  这是曾学智第一次参与医药集采工作。他认为,和政府其他招投标工作相比,医药集采工作的产品质量问题可能更需要被关注。

  看到有企业报出18.87元的低价后,顾海也表示,价格这么低,后续的质量监控方面一定要严格跟踪。4月22日,国家药监局药品监管司负责人在回应集采药品质量相关问题时说,自国家组织集采工作开展以来,国家药监局将中选药品纳入重点监管范围,持续加强集采中选药品监管工作,实现对国家组织集采中选药品生产企业监督检查和对中选药品抽检两个“全覆盖”,同时强化不良反应监测。

  特别是2022年以来,国家药监局先后在全国范围内开展药品安全专项整治行动、药品安全巩固提升行动,加强对重点产品、重点环节、重点领域的监管,着力把风险隐患化解在萌芽状态,让监管跑在风险前面。

  “药品集采关乎民生,关乎每一个家庭。”4月23日下午,离开上海之前,曾学智发了条朋友圈:“为秉承公平、公开、公正精神,坚持依法行政和执政为民原则的国家医保局点赞。”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刘昶荣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编:李枫、宋晨)